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三人俱乐部
三人俱乐部

  1、小雅的游戏币

  我叫小枫,今年二十岁,在北方的一座小城市上大学,这里也是我的家乡,这一年我读大二。

  我读的是理科,学软件的,很缺女人的专业。

  我住校,两人寝室,隔壁也住着两个人,一个学霸,一个流氓,都是非正常人类。

  相对于他俩来说我的室友正常多了,是个富二代,名副其实的富二代,长的还帅,仅次于我。他叫阿中。

  有钱的大帅哥从不缺女人,而阿中却很专一,上大学以来只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叫小雅。

  阿中的专一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小雅很风骚。

  仅仅风骚是不能拴住有钱的大帅哥的,而小雅的风骚是顶级的。披肩的长发,修长的身材,配上一副古典美人的面孔,她就是纯的不能在纯的少女了;而将长发盘起,换上紧身的T恤,牛仔短裤,展现出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她就变成了勾人魂魄的魔女了;还有那开朗爱玩的性格,甜美的声音,无敌的酒量等等,小雅几乎是完美的。对了,还有那诱人的叫床声。是的,我听过,听着我都能射了,而且最近的一个多月我几乎天天听。小雅已经搬进我们寝室住了,两人寝变成了三人寝。

  寝室只有一个屋子和一个可以洗澡的厕所,屋子里有两张单人床,我一张,小雅和阿中一张。自从小雅搬进来以后,他们就在那张床的周围拉起了帘子。我建议他们俩别拉帘了,小雅却说怕我受不了,替我着想。就这样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听小雅欲仙欲死的歌唱,好不寂寞。

  我的女友呢?在外地,苦逼的异地恋啊。

  其实一开始我还是很享受听小雅的叫床声,因为真的能听射了,勾人魂魄。

  但是日子长了,那就是折磨了,就好比美女脱光了衣服而你却被死死的绑在床上,感觉自己是个太监。我也问过阿中,为什么不和小雅出去租个房子住,阿中却说舍不得我。日复一日,我有些受不了了,我要出去租个房子,就在这个想法要实施的时候,出事了,一个好事,一个大好事,一个我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开始了。

  大二的上学期,夏天。那天我一觉醒来,发现我在上课。住在我隔壁的学霸坐在第一排津津有味的听着;学霸的室友那个流氓望着窗外,估计是在看外面穿着暴露的美女。我环顾了教室一周,没看见阿中,这小子估计又逃课了,没准是陪小雅逛街去了。上课没什么意思,我偷偷的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准备回到寝室去睡个回笼觉。

  刚刚打开门,吓了我一跳,我原本以为里面没人,没想到阿中和小雅却在寝室。他俩面对面的坐在床上,床中间放着扑克牌,阿中光着上半身,下身只传了一个三角内裤,手里还拿着一条女人的内裤;而小雅却穿着白纱短裙,上半身只穿了一个白色的胸罩,有一半的白皙丰满的乳房漏在外面。

  阿中和小雅见我回来,也吓了一跳,小雅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胸部。

  「玩扑克呢?」我有些尴尬的说,眼睛瞟着小雅白嫩的双肩。

  「啊,玩呢。」阿中笑着说。

  「天太热啊,穿的挺凉快。」我走到桌子前,漫无目的的翻着。

  「我们玩扑克呢,输的脱衣服。」阿中说。

  「看来你手气不行啊,都快脱光了。」我一边调侃着阿中,一边心想要是晚进来一会没准会更有收获。

  「才不是赢衣服的,是赢小雅币的。」小雅说。

  「小雅币?那是什么?」我说着转过头去看小雅,小雅的手已经从胸部移开了,很自然的样子,对我笑着。好白的胸部啊!

  「那是我发明货币,可以用小雅币来让我替阿中实现愿望。」小雅解释着说。

  「什么愿望?」我继续问,看着阿中的笑脸,他竟然也不尴尬,也不怪我贪婪的看小雅。

  「什么愿望都可以啊!」小雅兴奋的说。

  「我懂了,阿中的愿望就是要你的内裤吧。」我指着阿中手中的内裤邪恶的说,而我的脑中还浮现出了更邪恶的画面。

  「什么内裤啊,我们赢的是小雅币,我的内裤是用小雅币买的!」小雅纠正我说,说到内裤的时候竟然脸不红,简直是骚女本色啊。

  「内裤也能买?多钱啊?」我继续问。

  「100个小雅币,很便宜的,还是原味的。」阿中笑着说,却遭到了小雅的一记香拳。阿中说的对象好像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也许是和我太熟了?没准,不然怎么能连商量也不商量就告诉我以后小雅要住在这里。不然就是把我当做他自己了,不然怎么能让他自己的女朋友穿着胸罩不穿内裤的和我聊天呢。

  「呵呵,你们玩吧,我去上课了。」我转身要走,这里我呆不下去了,并不是我不想呆,而是这火热的气氛让我的心砰砰跳了,尤其是听到了原味这两个字,再加上小雅穿的白纱短裙,想象着那白纱下面没穿内裤的景象,我已经激动了,也鸡动了。

  「上什么课啊,摆明就是想逃课回来睡觉的,装什么啊?」小雅笑着说,说出了我回来的目的。

  「我这不是怕我睡觉你们玩不好吗?」我尴尬的笑着说。

  「你是怕我们玩你睡不好吧?」小雅调皮的说,却一语双关。是啊,我睡不好,不是你们玩的吵,而是你们玩的太露骨。

  「我现在是不需要睡觉了,被刺激醒了。」我这话说的是真的。

  「那就别走了,一起玩吧。」阿中说话了,结果我吃惊了。一起玩?玩什么?

  原味内裤?

  「啊?」我没想阿中会邀请我。

  「啊?」小雅也很吃惊。

  「正好我们仨可以斗地主。」阿中平静的说。

  「斗地主是可以,可是赢什么的啊?」小雅问。

  「赢你的小雅币啊,不是你发明的么?」阿中说。

  「不过小雅币是我们俩之间的,怎么和小枫玩啊?」小雅为难的说。

  「我明白,我知道你的顾虑,我早就想好了,小枫是哥们,也和我处一年多了,更是亲兄弟,不是外人,你呢,就找点正常的或者尺度小的。」阿中说。

  「尺度小的?什么叫早想好了啊?」小雅有些生气的问。

  「你怕什么啊?叫床声都让小枫听一个多月了。」阿中笑着说。

  「诶呀,也是,也行,那小枫一起玩吧,咱们斗地主。」小雅不生气了,转向我笑着说。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我确实没听懂。

  「有什么听不懂的?就是找你玩斗地主,玩不玩?」小雅说。

  「玩啊,可以啊,不过什么尺度不尺度的?没太明白?」我隐约的感觉到要有好事发生。

  「老公,你给他解释。」小雅撒娇的说。

  「就是玩斗地主,咱们赢小雅币的。」阿中说。

  「那赢到100也能买个原味内裤?」我盯着小雅那白纱裙笑着说。

  「嗯,可以,不过这个算最大尺度了。」小雅经过思考说。

  「我还是没太明白。」我继续问。

  「那我给你详细讲讲。」阿中喝了口水,接着说:「小雅币是小雅发明的,也是小雅发行的,每次我做了让小雅高兴的事情,小雅就凭心情赏我一些,我积累到一定数量就可以去小雅那里消费,只要小雅卖的,都可以买。有一个价目表,就记在那个本子里。」阿中说着指着小雅身边的一个小本子。

  「我好像明白了点,不过我好奇你做了什么事情能得到小雅币?买包?买衣服?」我问。

  「那些太俗气,太物质,用钱能做到的事情是得不到小雅币的,小雅币和钱是平行的。」小雅一本正经的说,好像在讲述她的事业。

  「那什么事情能啊?」我继续问。

  「有很多,比如按摩,洗头,很多很多,都在那本子里写着,我们随时想到随时加,最值钱的还是让她高潮!」说到这,阿中坏坏的笑着,而小雅少有的脸红了。

  「那得给多少啊?」我的脸也红了。

  「25。」阿中一下子变得沮丧了。

  「还不如一个内裤呢?」我有些吃惊的问。

  「不是说了吗,原味的,你不懂!」小雅很认真的解释着。

  「阿中啊,我怎么觉得你被坑了呢?」我笑着说。

  「诶,她没高潮还得扣我10个小雅币。」阿中叹着气说。

  「哈哈。」我大笑着,心中却想这小雅怎么把自己当妓女了呢?

  「那你爽了不得补偿点啊!」小雅理直气壮的说。

  「行行行,不和你计较。小枫,明白了吗?」阿中问我。

  「差不多了,不过我都能用小雅币买什么啊?」我问。

  「这就得小雅定了,刚才说了,可以找点尺度小点的。」阿中冲我诡异的一笑。

  「那我没有小雅币啊,怎么得到啊?25一次?」我开玩笑的说。

  「想美事去吧!等我找找。」小雅说着打开了那个小本,看着。

  我和阿中一人点了一支烟,闲聊着。另一边穿着胸罩的小雅,拿着笔,看着小本制定着游戏规则。两根烟过后,小雅合上了本子,拿了一张纸递给了我们。

  上面写着我可以买到的有很多,比如小雅做的早餐、替写作业、帮忙洗衣服等等,很多很普通的,也很便宜的,我期待的那些带尺度的很少,一件衣服30,裤子50,胸罩80,内裤100。「刚才不说带尺度的吗?就这么点?」我问。

  「不是说了吗,内裤就是尺度最大的,而且你傻啊?把我衣服都赢去了我不就脱光了吗?尺度还不够大啊?」小雅不满的说。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我有些兴奋的说,眼睛看向阿中,看到阿中点头我也就放心了。

  「那这样,你呢欠我四次按摩,每次5小雅币,我现在给你20小雅币。」小雅说。

  「好吧,拿来吧。」我怎么想怎么觉得给小雅按摩是我占便宜了。

  「拿什么拿啊?没有实物,全凭记录!」小雅说。

  「我说啊,应该整点实物,要不然多没有存在感啊。」我说。

  「这事我办,咱开始吧!」阿中说。

  「好吧,介于小枫是第一次参与游戏,今天的第一笔消费小枫打八折!」小雅说。

  「那多谢了,开始吧!」我兴奋的说。

  「没事,小枫,今天咱俩一起把她赢光!」阿中在我耳边轻声的说着,仿佛小雅真的不是她的女友,而是妓女。

  「呵呵,好。」我只能笑着回应。

  「对了,小雅币不可转让,也不可以预支,不过今天小枫第一次参加,例外,还有只能在我这里消费!」小雅说。

  「这么霸道?」阿中说。

  「我的地盘我做主!」小雅说。

  「这明明是我们的地盘啊!」我说。

  「从你加入这个游戏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小雅笑着说,却让我感到了一丝恐惧。

  斗地主开始了。1小雅币起,叫到3就满,和电脑里叫分的一样。一开始我们互有输赢,玩了将近一小时我的小雅币还在20个左右晃,在之后,我抓到了一把好牌,地主叫三分,三个炸弹,赢了,一下子得到了48个小雅币,加上之前的22个,一共60个。

  「我是不是可以消费了?」赢了的我笑着问。

  「可以啊,你想买什么?」小雅问。

  「当然买好的啊,胸罩买不起,就卖你这条裙子吧,50是吧?」我笑着说。

  「那你就剩10个了,输没了可不能欠着啊,但是可以在我这贷款,高利贷,贷一还十,而且只有还清之后才能消费!」小雅说。

  「也太高利贷了吧,以前怎么没这规矩?」阿中有些不满的问,因为他只剩9个小雅币了。

  「我的地盘我做主,刚想到的!」小雅说。

  「太黑了,买个裙子还不太合适,不如再赢点买个胸罩实惠。」我摸着下巴说。

  「我觉得也是,继续吧。」小雅高兴的说。

  「诶,不对。」我说着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我问阿中:「你这个内裤是今天刚赢的吧?」

  「没错。」阿中说完脸上浮现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没错,我也想起来了,现在的小雅没穿内裤,如果裙子脱下来,那小雅的下半身岂不是一览无余?

  「买不买随你,反正我这是高利贷。」小雅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不然也不会突然弄出个高利贷来吓唬我。

  「那我买完就不玩了不行吗?」我坏坏的笑着说。

  「必须我说结束才能结束!」小雅强硬的说。

  「怎么又加了一条?」阿中说。

  「我的地盘我做主!」小雅说。

  「不行,以后再加规矩必须玩之前说!」阿中不满的说。

  「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胳膊往外拐!」小雅噘着嘴说。

  「那也不能不让你欺负我兄弟啊!」阿中冲我笑这。

  「也行,你说以后,但是规矩加了不能改,必须我说结束才能结束!」小雅说。

  「好好好!」阿中无奈的说。

  「那你还买不买?」小雅问我。

  「那如果输没了你还要继续玩,我不就债台高筑了么,那可就真当你奴隶了。」我担心的说。

  「对呀对呀,你还买吗?」小雅笑着问。

  「但是我真想看啊!」我说出了心声,没必要装正人君子。

  「以后机会很多喔!」小雅甜甜的笑着。

  「你说我买不买?」我问阿中。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阿中正经的说,恍惚间我好像进入了骗子的圈套,小雅和阿中合伙骗我,要我给他们当奴隶。

  「买!」我大声的说着,美女要在你面前脱裤子,怎么可能有理性。

  「好吧,那就卖给你。」小雅有些失望又略显无辜的眼神让我心狠狠得跳了几下。

  小雅站起了身,她站在床上,我坐着,白纱裙又很短,小雅还没脱就已经能隐约的看见她大腿深处的丛林了。小雅双手放在腰间搭在裙边,纤细又白嫩的小蛮腰左右扭着,很是好看。随着小雅小腰的摆动,那白纱裙一点一点的从腰间向下褪去,慢慢的露出了一点点整齐而乌黑的阴毛。就在那黑森林刚刚露出时,小雅猛地一转身,屁股朝向了我,也是左右有节奏的摆动着,突然她双腿夹紧,弯下腰,快速的将白纱裙褪去,那白白的大屁股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是正对着我的,那屁股的下面就是那没有被夹住露出来的丰满的阴唇。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幻想着我的下面已经又硬又挺的鸡巴在那诱人多汁的地方进出的景象。正当我幻想着,一条白色的短裙飞到了我脸上,我拿开短裙,小雅已经转过了身,双腿依旧夹紧,跪在床上,而那双腿间夹紧后露出来的整齐的阴毛还在吸引我的目光。

  「怎么样?好看吗?」小雅风骚却甜美的声音响起。

  「好看。」我一边盯着小雅的阴毛,一边轻抚手中的白纱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那裙子上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奇香。

  「老婆啊,你美了,我都受不了了,苦了小枫了。」阿中也看着小雅的下面说。

  「那还用你说?继续玩吧!」小雅笑着说。

  「还怎么继续啊?,我这都……」我一边说一边指着我的下面,夏天穿的都很少,我穿的短裤已经被我的大鸡吧顶得凸起了。

  「没想到小枫的也挺大的。」小雅笑着说。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阿中说。

  「这不是眼见为实嘛!」小雅说。

  「这个你也和小雅说过?」我惊讶的问阿中,这可是隐私啊。我和阿中经常一起去洗澡,我和他的大小也心里有数,只不过我没想到,阿中和小雅还谈论过我的大小,难不成小雅在床上浪叫的时候脑子里想过我?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又狠狠得翘了几下。

  「我们去洗浴的细节都和她说过,我们都不是外人了。」阿中笑着说。

  「啊?」我大吃一惊。阿中口中的细节就是去洗浴,然后按摩找小姐,这个作为男人怎么能和自己的女朋友说呢?而且连我的事情都说,更不可思议的是,看样子听语气小雅一点都不生气。

  「别啊了,你们的事我都知道。」小雅笑着说。

  「你不生气?」我苦笑着说。

  「也没有什么生气不生气的,只要阿中心里有我就行,早就原谅他了。」小雅笑着说。

  「小雅好人啊!」我吃惊的说。

  「不过他要去的时候必须得和我说,不能瞒着我,这是最起码的信任。」小雅说。

  「我老婆最好了。」阿中一边说一边摸着小雅洁白的大腿。

  「好吧,没想到你还挺贤惠的。」我说。不知道贤惠这个词用的恰不恰当,这种贤惠不就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吗?怪不得小雅能拴住阿中这种有钱的大帅哥,骚并不是主要原因,贤惠才是。

  「行了,继续玩吧,我还得赢回来呢。」小雅说。

  「不玩了,没心思了。」我是真玩不下去了,心思都在小雅身上了,再玩必须输了。

  「那不行,都说了我的地盘听我的,我说玩必须得玩。」小雅不依不饶的说。

  「我得先解决一下才能继续玩。」我说。

  「那你在这自己解决吧,我们等你。」小雅坏笑着说。

  「在这?自己解决?我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小雅是认真的还是逗我玩呢,她让我在这里自己解决,那不就是让我当着她的面手淫吗?我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因为阿中在。

  「还不好意思?你那眼睛可没不好意思。」小雅说。

  「行了,别玩了,我带小枫出去玩。」阿中说。

  「想得美!都给我脱光了,还不管我了,还要出去找小姐玩,你有没有良心啊?」小雅打掉自己大腿上阿中的手,不满的说。难道小雅已经有感觉了?是自己脱出来的感觉,还是阿中摸她大腿摸出来的?还是当我面前露出屁股露出的快感?我越想越兴奋。

  「我不是怕小枫自己去不好意思吗?」阿中冲我笑着说。我是不好意思,我自己可没去过那地方,更何况洗浴找小姐消费很高的,必须抱大腿去啊。

  「他还能不好意思?」小雅说。

  「我是不好意思,自己没去过。」我说的是实话。

  「你看看,都是你把小枫带坏的。不许去!」小雅假装生气的说。

  「都是男人嘛,行不出去找,家里就有一个还找什么?」阿中说着就将手伸向小雅的屁股,狠狠得摸了一把。

  「恩,你太坏了。」小雅很享受说。

  「行了,你们玩吧,我出去了。」我说,总不能一会再听小雅叫床啊,那我可要郁闷死了。

  「去哪啊?找小姐解决去啊?」小雅坏坏的问。

  「我去上自习,快考试了。」我说出了一个没人会相信的话。

  「你可别装了,你就在这解决吧,我让你对着我打飞机,这可是大福利哦!」小雅眼神挑逗的看着我说。

  「这……」我想说可以,但是有阿中在,毕竟他们还是男女朋友啊,还是有顾忌。

  「行了,小枫,别犹豫了,小雅都说给你福利了,我陪你。」阿中可能是看出来我的顾虑了,他说着就将自己的短裤脱了下来,一根又硬又大的鸡巴露了出来。

  「啊?」我还在恍惚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来吧,看着我尽情的幻想吧!」小雅魅惑的说。阿中也随着小雅的每一字慢慢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好吧。」我也脱下了裤子,我的大鸡吧一下子弹了出来。也许是气氛的原因,也许是憋了太久了,我感觉脸上有些火烫,但是也比不上下身的欲望。

  「果然也很大,老公你没骗我!」小雅兴奋的盯着我的鸡巴说。

  「会越来越大的。」看着小雅贪婪的盯着我的鸡巴,我兴奋的说,一边说一边套弄着,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半裸的骚女神。

  「老婆,就这样干撸啊?」阿中说。

  「还想怎么样?」小雅问。

  「给点刺激啊。」阿中说。

  「想要刺激?」小雅笑着问。

  「是啊。」阿中点头说。

  「小枫也想要刺激吗?」小雅对我笑着说。

  「想。」我脱口而出,早就想看清楚小雅夹紧的两腿间的样子了。

  「那很贵哦,要一百小雅币哦。」小雅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将夹紧的双腿打开,可是手却死死的挡在那重要部位,不过已经很诱人了。

  「一百?」我有些不相信,都这个时候了,小雅还在推销着自己的小雅币,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没错啊,给小枫的优惠哦,我给你表演手淫,只收一条内裤的价钱。」小雅又将双腿夹紧,双手也加在了腿中间。

  「一百就一百,开始吧。」我等不及了。

  「那,开始了。」小雅看着我,又看了阿中一眼,阿中兴奋的点着头。

  小雅坐在了床上,双腿成M型,慢慢的打开,这回她的双手也随着双腿打开,那神秘的密林深处终于呈现在我眼前,肥大的阴唇微微张合,仿佛在对我说,来吧,让我吃掉。那两片阴唇间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渗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小雅已经有了感觉,是对着我脱裙子的时候?还是阿中抚摸她大腿的时候?还是阿中狠狠摸她屁股的时候?又或者是刚在双腿紧夹的时候?又或者是我一进屋看见半裸的小雅的时候。我套弄鸡巴的手微微的加快了速度,幻想着我的小兄弟在小雅的腿间慢慢的试探,最后猛地插进去。插进去了,不是我的鸡巴,而是小雅的一只手指,那手指在小雅的阴道里插进插出,缓缓的,每一次的进出都带有晶莹的液体进出,并伴随着小雅轻微的呻吟声。我套弄的速度又加快了,幻想着小雅的那个手指就是我的鸡巴,幻想着我的鸡巴正在享受那个温暖湿润又很紧的阴道。

  小雅的手指抽了出来,没在进去,而是滑过了那纤悉的腰肢,丰满的胸部,来到了红润的小嘴旁,手指在嘴边滑了一圈后,小雅将手指含在了嘴里,那是带着小雅爱液的手指,也是我幻想中的鸡巴,我的鸡巴进入了小雅的口中,被小雅的软软舌头不断的舔着,被小雅的嘴紧紧的包裹着。小雅的另一只手来到了她双腿间,她微微的分开了肥大的阴唇,一抹粉色露了出来,仿佛再叫我来啊,来啊。

  小雅的手在阴道口划了几圈后,又伸了进去,不断的进出。小雅的两只手,两根手指,一个在上面的口中,一个在下面的口中,好像一边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乐,一边狠狠得吸允着阿中的鸡巴,又或者是吸着我鸡巴,让阿中在下面干着她。

  到底哪个嘴才是最美味的呢?也许只有试过才知道,但是在幻想中,哪一个都是美味的。

  我手淫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感觉是要射了,我要理智,要再等等,我要多看看小雅的表演,我放慢了速度。那边阿中忍不住了,他来到了小雅的身前,一只手伸向了小雅的后背,一只手来到了小雅的阴道,手指也插了进去,两个人一起在帮小雅手淫。

  「你去,自己解决去,别碰我。」小雅口中的手指吐了出来,推开了阿中。

  「你帮帮我吧,好老婆。」阿中一边说,一边将小雅的胸罩解开了,顺势一拉,小雅的胸部弹了出来。很白,很大,看起来也很软,还很挺,虽说乳头不是粉色的,却也很健康,很诱人。

  「死样!」小雅娇嗔的说,一边说,一只手来到了阿中的鸡巴上,帮他套弄,而另一只手还在自己的阴道中进进出出。阿中的双手不断的揉捏着小雅的乳房,把小雅的大咪咪弄得更加诱人,我好像去咬一口,应该有棉花糖的感觉。

  「别摸了,都给挡上了,小枫看不到了。」小雅说,很替我着想,又或者说是专业的。阿中拿开了手,躺下了,手抱住了小雅的头,往下按。

  小雅明白阿中的意思,她看了我一眼,将头埋进了阿中的双腿之间,张开了嘴,将阿中的鸡巴吞了下去,然后又吐出,再进去,开始了给阿中口交。这时候的小雅半躺着,她将长发向耳朵后面拨过去,让我能清楚的看见阿中的大鸡吧在小雅的小嘴中进进出出。而小雅的双腿依然是打开的,手指还在阴道中抽插着,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小嘴里的吞吐也越来越快,轻微的呻吟声变成了浓重的鼻音喘息声,小雅的动作带着全身的颤抖,那一对大乳房也随着这节奏上下的晃着。

  我手淫的速度也变快了,幻想着我在小雅的阴道中不断的抽插,幻想着我和阿中两个人一起干着小雅,干得小雅欲仙欲死。

  「啊啊啊!」阿中一阵非常爽的叫声,他射了,鸡巴却没从小雅的口中拿出来,他的手死死的按着小雅的头,阿中全部射到了小雅的嘴里。小雅的动作停止了,几滴精液从小雅的嘴角流了出来。

  这么香艳的画面我也把持不住了,我手淫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我下意识的来到了小雅的身前,贪婪的看着小雅含着精液的嘴,被蹂躏的乳房,一张一合流着爱液的阴道。我一只手伸向了小雅的大腿,一路狠狠的摸上去,狠狠得摸了摸那对大乳房,真的很软,很大,一只手很难抓住,然后我的手又向下,手指来到了小雅双腿之间,插了进去,又湿又软还很温暖,我的那根手指就像我的鸡巴,在小雅的阴道中狠狠得插了几下后,我就射了。我的鸡巴在我手中正对着小雅的乳房,我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小雅的大咪咪上。一场精神上的性交终于在最后有了些实质的接触,也是这一点点实质让我觉得这不是一场梦。

  结束了,小雅含着阿中的精液爬来起来,我意犹未尽的在小雅的胸上狠狠得抓了一把,也顾不得那上面全是我的精液。小雅鼓着嘴,狠狠得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去厕所了。但是在我看来,那狠狠的一眼却带着无限妩媚。我和阿中都光着下身躺着,谁也没说话,到是阿中递给我了一支烟,我抽着烟,回想着刚才的一切,这不是梦,小雅的身体,我一定要真真切切的得到,而且现在已经很有机会了。

  「你俩不洗洗吗?」浴室中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和小雅的说话声。

  「走,洗洗去。」阿中起身,看见我满手的精液,笑着拍着我说。

  「好。」我答应着就和阿中一起走进浴室。

  走进浴室,小雅正在冲凉,晶莹清澈的流水从小雅乌黑的长发流下,滑过那高耸迷人的乳房,穿过她双腿间整齐茂密的密林,最后从她小巧白嫩的脚丫离开她的身体,好美,我看着看着,那代表男性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怎么又想坏事了?刚才没干够吗?」小雅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笑着说。

  「刚才我都是看你们在干坏事,我就是一个旁观者。」我打开洗手池的水龙头,一边洗一边说。

  「你可别装了,刚才该摸的地方你都摸了,还没干坏事?」小雅说。

  「我那也是情不自禁,谁让你这么美啊?」我笑着说。

  「就是,你这么迷人,小枫怎么能忍住呢?」阿中说着已经来到了小雅的身后,双手在小雅的乳房上抚摸着。

  「你老实点,不然小枫又要上火了。」小雅打掉阿中的手说。

  「你们继续吧,我已经上火了。」我的手已经洗干净了,我向小雅走去,要去洗洗我的鸡巴,也想去沾点便宜。

  「你离我远点!」小雅警觉的往后退,指着我笑着说。

  「你也会害怕,我就洗洗我的小兄弟。」我指着已经硬起来的鸡巴笑着说。

  「老公啊,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个兄弟这么流氓呢?」小雅假装生气的对阿中说。

  「都是男人。」阿中笑着说。

  「就是,都是男人。」我笑着挺了挺下身,有些骄傲的说。

  「呵呵,怎么?想玩?」小雅突然暧昧的对我笑笑,甜甜的说。

  「是啊!」看到小雅甜美的笑容,我的心又狠狠得跳了几下,心中觉得应该有戏。

  「那得把债先还清。」小雅依旧是笑得甜甜的。

  「债?」我一下子恍然大悟,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对啊,债,刚才说好的,让你看着我手淫,然后收你一百小雅币,刚才呢,你还剩十个,也就是说你还欠我90个,然后贷款的利率呢,是借一还十,就是说,你欠我900个小雅币,要玩游戏先还钱!」小雅奸诈的笑着说。

  「900?25一次的高潮,这得多少次?」我装作无辜的说。

  「美的你!想办法还钱吧!」小雅说。

  「那你说怎么还吧?」我也不争辩了,既然小雅说这是游戏,那就按游戏来玩吧,谁让刚才我精虫上脑呢?

  「其实我刚才都想好让你怎么还了,不过在说之前我得为几个问题。」小雅说。

  「问吧。」我说。

  「我漂亮吗?」小雅说。

  「漂亮!」我点着头说。

  「想和我上床吗?来一场真真正正的性爱?」小雅笑着问。

  「想啊!明知故问!」我诚实的回答,我也不顾忌阿中在场了,因为这已经是我们仨都知道的事情了。

  「那你没想到这是背叛你的女友吗?」小雅收起了笑容。

  「这个……」被小雅一问,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是啊,我这么做真的不应该啊,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啊,虽然是异地恋,但是也不能背叛啊,我被小雅诱惑的已经把女友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真的太不像话了。不过小雅和阿中这样不是背叛吗?一个出去找小姐的阿中,一个千方百计的诱惑男友的朋友,差一点就被我推到的小雅,他们这算什么呢?游戏吗?也许就像小雅说的,只是游戏,只要心中有对方就可以了,他们心中真的有对方吗?也许有吧,那只有他们知道。

  但是我呢,我心中有女友吗?有,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我刚刚真的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真的有吗?我都不知道。

  「不是说只是个游戏吗?我心中有她,怎么能算背叛呢?」我勉强的狡辩着,刚才我想那些事情的时候,浴室很安静,只有哗哗的流水声,小雅和阿中都在静静的等着我的答案,然后,我说出了小雅和阿中期待的答案,因为这根本就是他们的想法,不是我的,但是也许现在已经变成我的了。

  「很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继续这个游戏吧!」小雅很开心的说。

  「那继续?怎么继续?」我很期待,因为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狠狠得干小雅,干得她欲仙欲死。

  「当然是先把债还清了!」小雅说。

  「对对对,那怎么还?」我想起来了。

  「其实呢900个小雅币能让干很多事情,刚才都写着呢,不过呢,既然你也同意加入这个游戏了,而且我们三个都能这样不穿衣服的谈话了,还有做那些事情,所以呢,以后我会多加些尺度大的让你用小雅币来买,也许哪天我心情好了也会给你25一次那个让我高潮的机会,当然首先要我老公同意才可以。」小雅笑着说。

  「会的。」阿中笑着回应。

  「所以呢,为了欢迎你加入我们呢的游戏,我给你打一个大狠折,那900个小雅币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一次性付清,然后我再送你100个,让你能好好享受这个游戏。」小雅说。

  「好啊,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我说。

  「我只要一条原味内裤。」小雅说。

  「好说,我刚脱下!」我兴奋的说。

  「说要你的啊?!」小雅又气又笑的说。

  「那,要我女友的?这得等一段时间了,不过我明天可以去找她。」我说。

  「不要!」小雅干脆的说。

  「那要谁的?」我问。

  「我要小楠的!」小雅坏笑的说。

  「小楠?」我吃惊的问。

  小楠是谁?小楠是我的好哥们,当然,小楠是个女生,是我的异性好哥们。

  我和小楠是邻居,我比她大一个月,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小学,一起上初中,一起上高中,现在又一起上大学,读同一个系,在同一个班,很有缘。由于都是一个班的,小楠和阿中也认识,后来阿中有了小雅这个女朋友,小雅也就和小楠认识了。我和小楠是好哥们,所以我,小楠,阿中和小雅经常一起出去玩,我们都成了好朋友。虽然我和小楠只好朋友,但也是男女有别,让我向小雅要一条原味内裤,我怎么能张开嘴呢?

  「这个不可能,太难了,换一个吧。」我无奈的说。

  「不难怎么能值1000小雅币呢?而且你们那么熟了,怎么还害羞呢?」小雅笑着说。

  「是,我和小楠很熟,但是她也是女生啊。」我无奈的说。

  「女生怎么了?你们那么早就认识了,家还住的那么近,谁知道你们青春期里发生过什么啊?别装纯洁了!」小雅说。

  「我们真是纯洁的。」我说的是真的,我和小楠真的很纯洁,至少现在是。

  「怎么了,刚才不是说要加入游戏吗?怎么就反悔了?有没有诚意啊?我都被你摸了一个遍了,你怎么还耍赖啊?」小雅生气的说。

  「这个……」我无言以对。

  「小枫啊,这就当你纳投名状了,总得表示一下诚意啊。」阿中说。

  也是,小雅已经表示诚意了,阿中呢?然自己的女友给我手淫看,也很诚意了,他们这样的诚意邀请我,我也是该表示一下了,毕竟不是让我女友给阿中现身,如果真要这样做的话,我也许真的不会答应,但是现在只要小楠的原味内裤,也许我开口向小楠要,她会给吧?或者我们这二十多年的友谊就结束了。我突然有一个感觉,好像是我陷入了一个陷阱,一个阿中为了得到小楠,和小雅一起为我设计的陷阱,太可怕了。

  「阿中啊,这该不会是你俩故意的吧?」我警觉的问。

  「哈哈,这是小雅想的,和我无关,何况不就是个游戏嘛,我都看开了,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阿中在鼓励我,或者在怂恿我。

  「好,我答应,我可以试试!」我决定了,为什么不呢?一切的矛盾,一切的理智都是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所有的想法最后都汇聚在我的眼中,射向了小雅魅力诱人让我冲动的裸体上了,更何况我答应的也许正是我的理智。

  「好,还有,拿到内裤后,你要给我好好讲讲你是怎么拿到的,有照片最好,还有一定要诚实,不许骗我,我们的游戏是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的。」小雅一本正经的说。

  「好吧,不过照片我尽量,你总不能看着我和小楠二十多年的友谊毁在这里吧?」我答应了,也说出了我的顾虑。

  「放心,不会的,我了解女人的心思,也了解小楠的心思,有可能会有意外惊喜喔!」小雅神秘的笑着说。

  意外惊喜?我不敢奢求。当务之急,我要做的就是如何得到小楠的原味内裤,我要制定一个计划,先选一个时间,什么时间呢?小楠快要过生日了,陪她过生日时我每年的任务,就选那天吧。那天是哪天呢?就是明天,明天小雅过生日,那就明天吧!

  「好吧!希望如此!」我答应着。

  「欢迎加入我们的游戏,就给我们三个起个名字吧!」阿中提议说。

  「什么名字?不如叫骗子团伙吧!」我苦笑的说。

  「就叫『圆梦俱乐部』吧」小雅说。

  「好名字!」阿中同意。

  「你们说的算。」我也同意了。

  「明天你就要圆小楠一个梦了,哈哈!」小雅坏笑着。

  「说的什么啊?」我不向往下接,也不敢往下想。

  「欢迎加入圆梦俱乐部!」小雅笑着说,说着就光着身子向我走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那软软的乳房紧紧的贴着我的胸前,我轻抚着她滑溜溜的后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我的鸡巴又硬了,紧紧的贴在了小雅的肚子上。

  这是梦吗?就算是梦,我也要把它圆了!